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辩护与代理
文章列表
谁有权聘请辩护律师 非法拘禁辩护技巧中无罪辩护词
2021年6月11日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孙爱文北京重大刑事案件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易行律师事务所,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知识、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作风严谨、言辞犀锐、思维缜密,素以敬业和执着著称。为人谦和,办案认真、务实,是一名值得信赖的律师,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谁有权聘请辩护律师

谁有权聘请辩护律师

按照我国法律的规定,不管他是高官还是普通老百姓,也不管他是品行高尚的好人还是恶贯满盈的“坏人”,任何人一旦受到刑事指控,他在刑事诉讼过程中都享有自行辩护和聘请律师为其辩护的权力。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权聘请律师,其可以自己聘请,也可以委托他人代为聘请。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其近亲属,如配偶、父母、子女、岳父母、公婆、兄弟姐妹等,可以为其聘请律师;

如无近亲属的,其他亲属或者朋友、同学、同事也可以代为聘请律师。

无论近亲属还是其他亲属、朋友、同学等聘请的律师,都必须获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本人的同意。

刑事诉讼辩护律师的权利

刑事辩护律师认为辩护人依法享有诉讼权利和履行诉讼义务是正确开展辩护活动的重要保障。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规定,我国辩护人的权利主要有:

1、独立辩护权。根据律师法的规定,律师依法在刑事诉讼中履行辩护职责,其人身权利和诉讼中的权利不受侵犯。

2、阅卷权和会见通信权。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6条的规定,辩护律师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会见和通信。

3、调查取证权。根据《刑事诉讼法》第37条的规定,辩护律师经证人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同意,可以向他们收集与本案有关的材料,也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辩护律师经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许可,并且经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同意,可以向他们收集与本案有关的材料。其他辩护人没有这项权利。

4、提出意见权。《刑事诉讼法》第139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应当听取犯罪嫌疑人委托的人的意见。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委托的辩护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就有权为委托人辩护,对此,人民检察院应当听取。

5、参加法庭调查和法庭辩护权。

6、经被告人同意,提出上诉的权利。《刑事诉讼法》第180条规定,被告的辩护人,经被告人同意,可以提出上诉。为此,一审人民法院应及时将判决书送达被告人的辩护人,以防限制辩护人行使这项权利。

7、有要求公安司法机关对采取强制措施超过法定期限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解除强制措施的权利。

8、拒绝辩护权。根据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规定,拒绝辩护的情形有两种:一种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拒绝辩护人继续辩护,有关问题已在辩护权的有关论述中论及;另一种拒绝辩护是指辩护人具有法定理由中途不再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护的行为。

犯罪嫌疑人在庭审之前觉得自己有需要请辩护律师,就应该要请好辩护律师,让律师针对案件进行调查案件,拟定好的辩护方案。对于有权聘请辩护律师或不知道请的辩护律师该怎么做等,可以咨询在线律师得到具体答案。

非法拘禁辩护技巧中无罪辩护词

非法拘禁辩护技巧中无罪辩护词

尊敬的法官:

受被告人袁某的委托,本律师事务所指派本律师担任其涉嫌非法拘禁一案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律师多次会见的被告人,了解其本人的供述和辩解,并前往XX区检察院和贵院查阅了本案的证据材料。今天,本律师参加了本案的庭审,对本案的证据材料发表了质证意见。

现本律师就该案的事实及法律适用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被告人袁某某没有非法拘禁受害人黎某的故意,也没有实施非法拘禁受害人黎某的的行为,指控被告人黎某构成非法拘禁罪的理据不足。

公诉方在起诉书中审查查明的事实不清。

1、起诉书认定的事实中遗漏了受害人案发时酒后或醉酒驾驶的事实;

在本案的三个被告人的供述中,三被告人均多次提到受害人黎某存在酒后驾驶导致交通事故的情况,这三个人在没有串供的情况下供述一致,因此可信性强。而黎某是否存在酒后驾驶,关系到本案受害人的是否存在过错、受害人酒后所作报案陈述的可信程度及了解本案起因经过等均相当重要。

2、起诉书中遗漏了受害人黎某驾驶的摩托车碰到被告人黎某面包车后继续向前开逃逸的事实。这一事实有被告人黎某、孙XX供述及证人雷XX的证言可以证实。

3、起诉书认定被告人黎某等三人强行将黎某和雷XX带至官窑XX宾馆与事实及证据不符。

4、起诉书认定被告人黎某对黎某进行殴打与事实及证据不符。

5、起诉书中关于“被告人孙XX等人逼迫被害人黎某拿人民币10000元”的陈述不准确;

6、起诉书中关于“被告人孙XX等人在收到被害人黎某的堂兄黎A交来的4000元”的陈述不准确。

本案被告人黎某的行为不符合非法拘禁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所谓非法拘禁罪,就是指指以拘押、紧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其犯罪构成为:主观方面是故意,并以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目的。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剥夺他人身体自由的行为,即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剥夺他人行动自由的行为。其中:

A.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时一种持续行为:时间过短、瞬间性的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难以认定为非法拘禁罪;

B.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即违反受害人意志的,非自愿的。

一般来说,非法拘禁行为只有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才构成犯罪。如何判断是否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呢在司法实践上,一般是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中第二条第款中关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案规定,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的;

2、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械具或者捆绑等恶劣手段,或者实施殴打、侮辱、虐待行为的;

3、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重伤、死亡的;

4、非法拘禁,情节严重,导致被拘禁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

5、非法拘禁3人次以上的;

6、司法工作人员对明知是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的人而非法拘禁的;

7、其他非法拘禁应予追究刑事的情形。

明确了非法拘禁罪的犯罪构成后,可以看出被告人黎某的行为是否符合上述犯罪构成要件:

第一、被告人黎某并没有非法拘禁被害人黎某的故意的。

根据本案的事发经过来看,由于发生交通事故后,被害人黎某的摩托车撞花了被告人黎某的汽车后逃逸,被告人黎某阻止其逃逸后,目的只是要求被害人黎某赔偿其车辆损失。至于主张要求到官窑后再进行具体的协商赔偿,一方面,是因为事故发生后,被害人态度相当恶劣,担心其叫人来滋事。另一方,是想到官窑找一家维修店了解车辆损失情况,以便协商赔偿。更何况,自始至终,被告人黎某均有多次征询其意见是否需要报警。因此,被告人黎某并没有非法拘禁的故意。

第二、被告人黎某、孙XX、杨某将被害人黎某、雷XX带往官窑协商车辆赔偿行为不属于非法拘禁行为。

从本案的证据来看,被害人黎某、雷XX基本上是自愿与被告人黎某、孙XX前往官窑协商车辆维修和车辆赔偿的。

从本案的发生经过来看,由于被害人酒后驾驶并且存在事故后逃逸行为,所以即使被告人黎某有多次建议报警的情况下,被害人均是要求自行协商赔偿的。因此,当被告人提出要求一起前往官窑修车及协商赔偿后,被害人黎某基本是同意的、自愿的,故这一行为不属于非法拘禁行为,更何况从案发当日下行4点多到官窑后5点,也只是短的几十分钟。这可从三个被告的供述还有证人雷XX的证言相互印证来证实。因此,不存在被告人强行将被害人带往官窑的事实。

第三、被告人黎某自始至终均没有殴打过受害人黎某。

这一事实有被害人黎某本人承认,也有其他两个被告的供述和证人证言证实。

如此可见,被告人黎某带黎某前往官窑的行为不符合非法拘禁罪的构成要件。

在官窑XX宾馆405房中,被告人黎某也是受到“忽悠”等三名男子威胁的,不应当对“忽悠”等三名男子殴打勒索被告人黎某的非法行为承担刑事。

第一、“忽悠”等三名男子并非是被告人黎某叫来或授意叫来的。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被告人黎某叫来“忽悠”等三名男子协助协商赔偿事宜。

第二、被告人黎某与受害人黎某、雷XX均是被诱骗进入405房的,被告人黎某并没有通过拘禁或殴打得到赔偿的意图。

虽然,被告人黎某确实要求黎某、雷XX到官窑进行协商修车和赔偿。但是,黎某事前并没有授意任何人在XX宾馆开房,也没人和被告人说过要把被害人关起来协商赔偿。当经过XX宾馆时,是被告人孙XX称上房去坐下来慢慢谈的。当时,被告人黎某也没有预料到“忽悠”等人会殴打或勒索被害人的。即使刚上到405房时,被告人黎某也还有问被害人黎某是否需要报警的,因此,完全不存在非法拘禁的意图。

第三、被告人黎某在405房内是受到“忽悠”等三名男子的威胁的,“忽悠”等三名男子殴打并勒索受害人黎某是违背了被告人黎某的意愿的。

根据被告人黎某的供述和证人雷XX的证言可以相互印证。当黎某、黎某、雷XX被诱骗进入了405房后,首先是黎某与黎某协商赔偿4000元,在协商过程中,“忽悠”等三名男子大声威胁被告人黎某不要出声,并把黎某强行拉开。然后,“忽悠”等三名男子就勒索被害人10000元,并殴打受害人黎某。因此,在这个过程中,被告人黎某也是受到了“忽悠”等三名男子的威胁的。而且,除了被告人黎某与受害人协商达成的赔偿4000元之外,被告人黎某是不认同“忽悠”等三名男子所提出的任何数额的。更没有对“忽悠”等三名男子提出的10000元有任何的附和行为。

第四、在XX宾馆期间,被告人黎某不存在任何配合或附和“忽悠”等三名男子的任何违法行为。

在XX宾馆,当黎某、黎某、雷XX被诱入405房间后,实际上双方均被“忽悠”等三人劫持了。“忽悠”强行拉开被告人黎某,阻止其双方当事人的正常协商。从整个过程中,“忽悠”等三名男子操纵了整个过程,实施了勒索、殴打、亲自打电话联系受害者家属、接头、收钱等行为。而黎某并没有实施、配合和附和上述行为。

第五、在XX宾馆期间,被告人黎某多次阻止“忽悠”等三名男子殴打受害人黎某。

在刚去XX宾馆楼下时,被告人黎某就拦着“忽悠”等三名男子殴打被害人黎某。在上到405房后,黎某也有多次阻止“忽悠”等人的殴打。

第五、被告人黎某停留在405房或XX宾馆大堂的行为,目的是为了保护受害人黎某,防止“忽悠”恣意殴打受害人黎某,而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看管行为。

不能简单地将被告人黎某停留在405房或XX宾馆大堂的行为,理解为看管行为,而应当结合本人的动机、具体行为来认定。当被告人黎某看到自己与被害人黎某的正常协商被强行阻止,自己受到威胁。被害人黎某受到勒索与殴打。被告人黎某意识到被劫持了。他认为被害人黎某因为是和自己来协商赔偿的,有义务留下来关注事态发展,保障受害人黎某的人身安全。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被告人黎某在405房多次阻止“忽悠”等人的殴打,才使到受害人黎某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因此,不能把被告人黎某停留在现场的行为简单地理解成是看管行为。

综上,由此可见,“忽悠”等三名男子殴打、拘禁、勒索受害人黎某的行为违背了被告人黎某的意思的,被告人在这期间也是受到了威胁,更没有对“忽悠”等人的行为进行参与、配合或附和。不属于“忽悠”等三名男子的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的共犯。因为,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黎某的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二、关于量刑意见。

根据“两高三部”《关于规范量刑程序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第九条规定。作无罪辩护的案件,定罪辩论结束后,可以就量刑问题进行辩论,发表量刑建议或意见。因此,辩护人认为,即使判决被告人黎某非法拘禁罪罪名成立,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建议对被告人免除刑事处罚。理由:

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第四部分常见犯罪的量刑第条非法拘禁罪之1:未造成伤害后果的,可以在三个月拘役至6个月有期徒刑内确定量刑起点。就本案来说,由于被告人黎某实施殴打,没有造成伤害后果,因此,可以酌情在三个月拘役作为量刑起点。

本案被告人具有如下从轻或减轻的量刑情节:

1、自首;

2、坦白案情,配合司法机关查清案情;

3、当庭自愿认罪的

4、本案是因自行协商处理交通事故赔偿过程中产生的,即争取合法权益而产生的;

5、本案被告人黎某并没有殴打受害人黎某;

6、没有前科,一直以来都是遵纪守法,诚实劳动的良好公民。

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规定,对于自首情节,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坦白案情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为争取合法权益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根据以上规定,结合本案被告人黎某的上述具体情况,以及被告人黎某因为车辆被撞,协商赔偿,因为其他犯罪分子的非法介入,十分无辜地被卷入了本刑事程序中,仅仅因为三、四个小时协商交通事故赔偿的过程,由于对这个过程中罪与非罪的界限的认识差异,被告人至今为止已经丧失了4个月又13天的人身自由。因此请求法庭对被告人黎某免予刑事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法庭斟酌采纳。

XX律师

XX年XX月XX日

我们可以看出,一份好的辩护词不仅能够帮助犯罪嫌疑人减轻处罚,甚至还能帮助犯罪嫌疑人洗脱嫌疑。一般刑事辩护中的辩护人都是专业的律师,这样才能较好的帮助当事人维护自身的权益。如果您咨询的情况比较复杂,也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欢迎您进行法律咨询。


来源: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Tags: 谁有权聘请辩护律师,非法拘禁辩护技巧中无罪辩护词


孙爱文——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13801399115

扫描二维码

掌上律师解烦恼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2 版权所有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801399115 网站支持:大律师网 网站地图